时光荏苒,物是人非,唯有浅白月光,依稀尚存

这是最近画的,大概有几个月了。已经很久没有动笔了。

各种视角

清晨

我窥视自然、凝望深渊,嗅到海棠花无言的香味,心中捆绑荆棘,却不愿妥协。感觉受沉浸泥淖中的无力和偶尔忘却的放松。生而为人,选择不过是换一种方式让自己更适应,内在并无本质改变,也就是人只能改变自己,如果一直清醒下去,只会有单一的枯燥感觉。你在意,便走向毁灭。人生原本就没有简单可逃避的事情,总会有面对的一天,或惶恐、或平静或茫然,总要有一种姿态。很多无法平坦走完一生的人,总是心中太脆弱、太简单,很容易就按照一条路固执地走下去。那一条路往往是最难走的路。年轻充满朝气,因为选择多,然而决定一个人一生的选择总会到来,你会为它搭上你的后半生。这好比前半生拿得一手好牌,打得好还是烂,全在这个选择上。而你总是不...

城市—乡村,游走的灵魂,无法战胜停在原处的固执。不断更换的躯壳,不停老去的时刻,不再朝气的清晨,不算落幕的黄昏…世间原本的颜色,如泥沙入水,浑然一体。

这个春季,去了不少地方游玩,人果然还是要多出门走走,不然会变神经质

青葱岁月一般的绿草地,活力满满但只有一季…

同学会

人总有为自己曾年少无知做过的蠢事而感到内心不安的一天。年初假期的同学聚会给人带来的总是无限的回想,想起曾经的那种自以为是的骄傲,想到自己伤害过的人,想想那时那地不断放逐自己的无望,很好笑,很幼稚,很纯真,却不愿回去,只有想翻篇的尴尬心情。

总会长大,总会远行,总会过去,也总会怀念。不懂的时候心里总是不安,懂的了也过去了,我在想曾经用坚强和快乐表象伪装的羸弱自卑的玻璃心,也能够因获得过爱而有些许自信,只是那时自己太过否定一切,拥有的不得的,都被自己亲手丢弃。所以自己才是最可恶的那个人,不肯相信却总期望获取。所谓的想获得幸福,心里又扭曲着不想相信。

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无趣的,不会被接受,不能有友谊。拥有...

我赤脚站在地板上,大半夜点三文鱼寿司、看综艺节目,喝龙虾血液一般的蓝色可乐,困却坚持不想睡,无节制的任由发胖…其实,就是想找回当初对一切充满兴趣的新鲜感。时光这种东西,总是教人认输,让人服老,可我还不想就这样乖乖过规律而平淡的生活,一天比一天更像死水以求长命…

青橘(二一)

人们相互羡慕,羡慕别人拥有的镜花水月。回归的时候想到的,是离开时为什么那样决绝,以至于让自己下不来台。

刚下飞机的时候烟雨靡靡,她从一片灰色的远方嗅到一丝寒冷,好久没有这种肌肤接触冰冷空气的警觉感。南方的冬天,虽然温度没有冰冻的干冷,寒潮却让人心头湿漉漉的结冰。相较之下,北方的冬天蛰伏在室内也不失为好选择。从远洋回到国内,文安淑感觉一颗心平静了许多。她把产业原封不动的还给了苏誓,邮箱里那封邮件她始终没有看,大致意思她也猜得到,无非是让她原谅让她等。等什么?等到他和她曾经的好友一拍两散自己成功上位?这种戏码她还不屑。过去再留恋也终将过去。

适应片刻后,起身已经感觉不到冷,又是习惯了的潮湿的凉凉的冬季...

1 2 3 4 5
© 月光浅白 | Powered by LOFTER